游泳的技术分析

虽然技术分析对于游泳的进步极为重要,但我们仍然需要非常小心地如何使用这些新信息。如果测试没有正确实施,如果没有准确地收集数据,如果数据被误解,它将不再具有任何价值。错误的信息或建议反而可能会伤害我们。

例如,90年代在俄罗斯写的一篇关于波波夫的一篇文章中,作者说,当一只手在前面而另一只手划水接近结束时,波波夫的速度达到最大。因此作者错误地断定,划水结束时肯定比中间产生更多的推进力,于是世界各地的教练都教游泳运动员在自由泳划水结束时用力向后推水。事实上,波波夫速度的增加并非来自划水结束时增加的推进力,而是来自划水中间推进力的增加,随后随着手臂呈现更加流线型的位置,身体正面阻力减小,才导致速度达到最大。

最近,一家加拿大可穿戴技术制造商Triton,为教练们提供了大量信息,其中一项包括游泳指数(SI),他们声称该指数决定了游泳运动员在特定泳姿中的效率。虽然这个指数出发点很好,但实际上可能会产生误导。

游泳指数(SI)定义为游泳者的速度(V = m / s)乘以他的每次划水距离(DPS = m /每划)。SI = V x DPS。虽然我们理解DPS很重要,速度是最终目标,但我对Triton 游泳指数有一些看法。

首先,SI不是游泳效率的量度。任何泳姿的物理效率都可以以我们测量汽车效率(每加仑英里数)的方式测量。虽然效率可能很重要,但没有游泳运动员是因为效率最高而获得冠军。他们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来完成比赛。测量游泳运动员效率的挑战在于,测量比赛期间消耗的卡路里的精确数量并不容易。但谁真的在乎呢?我们想知道谁赢了,而不是谁燃烧了最少的卡路里。

机械效率基于具有最低的速度波动,这可能与SI几乎没有关系。它更多地与惯性定律有关。

当我们进一步分析游泳指数时,这就是我们所发现的。游泳者的速度(V)等于划水频率SR(划数/秒)乘以划距DPS(m / 划)。因此,SI = DPS×DPS×SR。

SI所做的是给予DPS更多的权重而不是SR。然而,当确定游泳运动员的最终目标V时,SR和DPS具有相同的分量。V = SR x DPS。

举个例子,假设孙杨在一场1500米的自由泳比赛中与科克伦对战。孙杨使用髋部驱动自由泳,划水频率为60,而科克伦使用肩部驱动技术,划水频率为86。如果我们假设他们以相同的速度游泳,那意味着孙杨的DPS明显高于科克伦。原因可能是由于较长的臂展导致更多的手臂推进力,他在每个划水周期中使用的两次强力打腿,他的耦合运动(身体旋转和手臂移臂)产生更多能量,更低的正面阻力。关键在于,由于SI来自DPS的平方,因此孙杨将具有比科克伦更高的SI值。然而他们以相同的速度游泳。如果要比较孙杨和帕特里涅利之间的SI值,他以大约96划水频率游1500,那么差异会更大。

游泳的技术分析

由于划水频率、打腿频率和强度完全不同,因为无法测量燃烧的卡路里,我不清楚这三种不同的自由式技术中哪一种更有效率。SI值的差异不一定反映效率。

SI对DPS有不公平的优势,在髋部驱动或混合驱动自由泳技术中,DPS比肩部驱动技术更高。没有精英游泳运动员在50米和100米比赛中使用髋部驱动自由泳技术,而几乎所有精英女子选手都使用肩部驱动自由泳技术游所有距离。如果一个人想用SI来夸大好技术和差技术之间的差异,那么一个更好的想法将是以下等式:SI = V x DPS x SR或SI =DPS²xSR²或SI =V²。我不确定这是否有必要,但希望有助于防止教练根据现在SI的定义,试图将他们的游泳运动员转为髋部驱动的自由泳或慢速划频仰泳或长时间滑行的蛙泳或蝶泳。我认为德雷塞尔、皮蒂、Lilly King和几乎所有通常使用快速频率的精英选手都不会对目前的SI感到满意。

★微信搜索公众号:游泳频道,关注即可获得更多干货内容(包括视频与图文教学),还能与更多游泳爱好者互动★